体育

与其遗憾,不如稳妥

Leanne Lu
撰文: Leanne Lu

正如红黄牌在1970年墨西哥世界杯被引入后成为最常见的规则那样,俄罗斯世界杯开始推广的视频助理裁判(VAR)首次亮相就取得相当大的成功,VAR的未来可期。

 

在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所有珍贵的记忆中,有一个手势会被记入足球的史册。主裁、球员、教练甚至是看台上的球迷用手比划一个长方形的手势,这是模仿电视的样子,简单来说就是用来示意裁判需要寻找新出现的视频助理裁判的协助。

数据上来说,VAR在本届世界杯上被证明是成功的。小组赛之后,国际足联官方数据显示所有小组比赛中,VAR总共核实了355次犯规(每场比赛7次左右),同时17次做了全面回放判定(14次应主裁判要求,3次做出“事实性判定”,这些判定可以用来确认越位或错误的球员身份)。在这17次回放判定中,14次逆转了裁判最初的判罚(其中包括给出7次点球判罚,并撤销2个点球判罚),3次主裁判罚得到确认。

退役传奇裁判科利纳如今担任国际足联裁判委员会主席,他同样透露了另一个令人惊艳的数据:在小组赛阶段,主裁判在没有VAR的协助下做出的判罚正确率达到95%。但当VAR参与的情况下,它帮助提高判罚成功率超过4 个百分点,达到了99.3%。

VAR系统并非万无一失。举个例子,英格兰的哈里•凯恩在小组赛对阵巴拿马的比赛中,禁区内两次被对手侵犯,但VAR并没有判罚点球。然而,VAR的整体表现在全球还是引起了掌声,最初围绕这项技术的质疑声如今逐渐淡去。

关于VAR的一个主要的批评,是有可能打破足球运动自由流动的天性。和板球、网球和美式足球不同 – 这些运动都是VAR系统广泛使用的项目 – 足球比赛时间并不会停止。自由流动的比赛和攻防的快速转换,是这项运动在全球如此吸引人的主要原因。这也是为什么最初人们担心VAR会打破足球欣赏价值的道理。

2017/18赛季,VAR逐渐在全球被引入使用,欧洲主流联赛也在广泛推广。英格兰是其中采纳VAR技术较为保守的国家,只被选择性在部分足总杯比赛上使用。当使用该技术的时候,表现堪称毁誉参半。

今年一月,利物浦和西布朗的足总杯比赛中,当值主裁克雷格•鲍森多达8次主动申请VAR的协助,而其中萨拉赫在禁区内被对手犯规的判罚中,鲍森用了超过4分钟最终才判罚点球。两边主教练,阿兰•帕杜和尤尔根•克洛普,都对于VAR不断打破比赛的节奏,同时让球迷、教练和球员都感到迷茫表达了自己的不满情绪。

在比赛之后,退役裁判克里斯•福伊分享了对这个事件的看法。“当我们观察VAR技术——该技术在美国职业大联盟、意甲和德甲联赛中开始使用——如果主裁走到裁判回顾区域来确定自己的判罚,这差不多需要花2分半的时间。我认为最重要的事情是……没错,这的确花了更长的事情,但更重要的是做出正确的判罚。我能想象随着技术的成熟,花费时间会越来越少。4分钟的确太长了,但如我所说平均时间差不多是2分半,而这不过是英格兰本土第六次采用该技术,也是主裁第一次走到那个电视屏幕前观看,所以我们不要太苛责。事情会变得更好,这不过是一段旅程的开始,让我们看看会达到怎样的成就。”

没错,事情的确变得更好了。感谢本届世界杯,打断比赛已经不再是围绕VAR的主要顾虑。如今,公众更多关注那些关键犯规的“明显漏判”。根据国际足联规定,

VAR只能用于如下四类重大判罚:进球,点球,红牌和错误球员身份。而既然这些决定通常会给比赛走势带来重要影响,VAR的重要性与日俱增。VAR的一些关键判罚,直接改变了世界杯小组形势。在西班牙对阵摩洛哥的最后一场小组赛中,阿斯帕斯在第91分钟进球,把比赛扳平成2 – 2。但是这个进球最初被认为越位,被判无效。然而,VAR纠正了这个错误判罚,视频助理裁判通过回放看到摩洛哥的姆巴克•博索法站位让阿斯帕斯处于不越位的位置。这个进球帮助西班牙超越葡萄牙,拿到了小组第一。

正如其他关键科技初次介绍到这个世界那样,VAR也在和这项运动以及公众进行磨合和适应。科利纳说,“从一开始就正确是不可能的,我们会介入,去调试。”

我们见证了VAR自身在世界杯上的不断的“调试” –而它的未来看起来一片光明。

发表评论